媒体关注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关注

宋卫平:出没风波里

时间: 2014-06-27 18:30:21

    君看一叶舟,出没风波里。
    地产江湖中,饶是宋卫平再把自己定义为“一介书生”,各种爱恨情仇还是把他打扮成了“纠纠武夫”。他不想惹麻烦,可是麻烦总会找上他。他也不想出名,可是各种毁誉从来与他相伴。
    5月23日下午3点,绿城中国和融创中国在杭州黄龙饭店举行发布会,宣布股权变更事宜。这起中国房地产界最大的收购案完成后,融创中国和九龙仓并列为绿城第一大股东,宋卫平退居小股东,让出绿城中国头把交椅。自己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,他就此拱手相让了吗?坊间评论,宋卫平用高明的动态平衡结构,以退为进,还是保持了绿城的持续活力。在一个扭曲的市场里,他选择了更具战斗力的企业来接盘,这可能是最好的时机和方案。此时此刻,我们重新拼贴还原了宋卫平的形象——
    没有例外,还是所有人都在等他。
    这一天,是5月20日,因其谐音而被读作“我爱你”,成了很多中国人另外一个情人节。
    杭州之江路128号,钱江之畔,波澜不惊,绿城玫瑰园度假酒店,大佬宋卫平的日常起居以及工作会客的所在。约好的采访时间不断被推迟,他在通向我们几个记者不足50米的路上,不断被各种人“打劫”,不断被各种事“阻拦”。从下午两点一直等到四点半,差不多换了四拨人谈了若干个不同话题之后,他才走完这短短的路程。待坐定下来之后,他喝水,点烟,闭眼,凝神,转换频道,启动系统,开口说话。
    草长莺飞,杂花生树,正是江南好时节。午后的玫瑰园里,孔雀在寂寞开屏,却根本没人欣赏。咖啡厅一侧的桌球室里,球案上整整齐齐摆好了斯诺克的开局球阵,却缺少一只用来击球的白色母球。
    从5月16日“绿城易主”消息传出之后,已经56岁的老男人宋卫平收到了太多与“我爱你”相类似的信息。据说,消息传出第二天,宋卫平新换的苹果手机里收到了超过将近700条手机短信,以致他花了很长时间才翻出董秘柳思嘉发来的工作短信。
    那将近700条短信很多都来自绿城业主,还有他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以及诸多媒体记者。几乎所有人都对此表示遗憾与惋惜,几乎所有人都对他表示理解与支持。有女记者发短信来说除了痛心还是痛心,也有男高管表态愿意继续鞍前马后谋图大业。
    一位“绿粉”(绿城粉丝)这样自述:有一家开发商,他叫绿城房产。有一座城市,他叫杭州。有一群人,他叫杭州人。在一个叫杭州的地方,一群杭州人奋斗着,为了有朝一日住得上绿城开发的房子。这是个略带伤感的别离话题,绿城真的要卖给融创吗?我也喜欢天津的狗不理,我也喜欢孙宏斌的经历。可更忘不了,家乡的南方大包。我忘不了九溪烟树,我忘不了武林繁华。回首绿城这些年,这是杭州房产史上永远无法抹去的浓墨重笔的篇章。
    还有人说:宋员外讲过太多大实话。令我印象最深刻又动容的,还是那句“当你的孩子,小时候住过绿城,当孩子长大了,只会选择买绿城的房子”。非常遗憾,我一直在为一套绿城房子而奋斗。我想验证宋员外这句话的对错,给个机会好吗?绿城……
    显然,这些集中爆发的“我爱你”大多与宋卫平标志性的“理想主义”相关,因此或多或少带有一些世间之爱所共同具有的“盲目性”。比如,我们爱一位航海家或是登山家,并不意味着我们愿意亲历航海或登山的风险,而是因为那个“历险者”替我们去活了一把,让我们在想象中过了一把瘾。所以,当我们为宋卫平“绝不降价”或是“一意孤行”拍手点赞的时候,很难去想象他要为这份孤绝的勇气付出多少代价,也很难去想象他独自顶风冒雪前进时那种焦虑与彷徨。
    浸淫房地产业近20年,经历过大大小小各种房产调控,经历过2011年汹汹而来的“被破产”传闻,宋卫平早已见识过种种世态炎凉,所以自有一种淡定从容。说白了,爱也好,恨也罢,那都是别人的事。他不为所动,也并不在意众人评价。
    当有人转给他外界对“宋卫平”的种种说法时,他不以为然,却突然掉转话题对我们说:“你们做媒体的人大多是学中文和新闻出身,最大的问题就是‘语不惊人死不休’,总喜欢哗众取宠有利传播,揪住细枝末节的问题不放。我是学历史出身,看问题习惯看走向和结构,在表达上追求扎实和证据,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不同。”
    事实的确如他所说,2011年的时候,宋卫平的绿城三天两头被各路媒体指称为“调控中首个垮下的房地产大腕”、“行业内负债率最高的地产商”,“海航30亿收购绿城”、“银监会调查绿城地产”、“绿城在港交所退市”、“传绿城破产”等等各种有关绿城的负面传闻纷至沓来,从未间断。身处风口浪尖之上,宋卫平按捺不住,通过绿城集团官网发表了一封被媒体称为“千字文”的公开信,澄清破产传闻。无奈,这不仅没有彻底撇清绿城的负面传闻,还为宋卫平本人增添了更多悲情色彩。
    所以,大众或媒体其实是不靠谱的,大家不过是在根据各自意愿来消费宋卫平。在今天惋惜他怎么可以出卖股份的人,和在2011年唱衰他不看好他的人,其实差不多是同一拨人。但是今天,所有人都站在道德制高点,轻叹一声:老宋撤了,绿城没了。 
    2014年5月17日,“风暴眼”中的宋卫平再发千字文,对将部分股权转让融创之事正式作出回应,既解释了为何出让股份,也坐实了他将担子交给孙宏斌的决定。他说:“以我本心,并没有打退堂鼓的道理。但权衡再三,老兄弟共进退吧,把这份工作交给比我们更有斗志,更有激情,也更有能力的人去做。我们选择相信融创,相信孙宏斌,希望他们把这个有理想的企业带进美好新天地。”
    其实,宋卫平只是卖掉了绿城房产,而不是绿城的全部。宋卫平也并未退隐江湖,他还要带着代建、养老、农业等多支队伍一路向前。在中国房地产业,他仍然是旗手级人物。
    所以,他在千字文中特意补充:“我并非远离绿城,我仍有坚守的义务。对于房产的品质,服务的品质,我还会以我的责任、能力去担当,这一点,请大家放心!我也有自己继续努力的方向:做代建,做养老,做现代农业……我将比过去更能集中自己的精力,在卸下重担的同时,把全身心投入到其他有价值的事业中去。” 
    面对外界种种流言非议,宋卫平处之泰然:“没有人是坏人,只是大家立场不同出发点不同罢了。” 


1、红袍•绿城•蓝色骨头
    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
    红、绿、蓝这三种颜色,在宋卫平身上正是看似独立实则交融的和谐存在,也体现着他的个性、志趣与理想。
    早几年,宋卫平最喜欢热烈躁动的红色。他惯以红色T恤着身,每每举地,必亲自到阵,势在必得。宋氏红色T恤被冠以“必胜战袍”美名,在杭州地产江湖里交相传播,成了继万宝路、可口可乐之外的宋卫平第三个标签。
    红色与偏执相关,他曾是一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。
    面对投资人“只顾埋头拿地、不注意改善周转提升回报”的指责,他独持己见一意孤行;被逼迫和拘束得紧了,甚至在相熟的媒体面前说气话,“大不了不上市了再回来”。问起负债率,他也大义凛然:“什么时候来问绿城的负债率,我给你的回答都是很高的;如果负债率不高,那就表明这个公司没有成长性”。
    他坚信绿城的精品路线和责任意识,坚信自己的审美和文化价值取向会引起购房者共鸣。他关心房子品质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,至于绿城房子虽然价格高但毛利率低,甚至不及定位中端路线的开发商,那不是他最看重的东西。这个学历史的人其实一直带着偏见在生活,但他认为那是来自于时光的催逼——“我不是不懂说话的技巧,如果我能活1000年,我会选择中庸,但我只能活100年,所以我选择偏激。”
    绿色与活力相关,这几年他的工作重点就是让绿城保持活力。
    有细心人发现,宋卫平早在2009年就悄悄换下了那件红色“必胜战袍”。当一个男人放下简单的胜负心时,或许说明这个男人正在下一盘更大的棋?
    2009年7月23日,杭州钱江新城南星单元E02、03地块拍卖,宋卫平亲临现场,但在最后一刻断然放弃,被中国义乌小商品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20650元/平方米价格竞得。当天,宋卫平放弃了红色激情,身着一件相对低调的紫色T恤。实际上,那时的宋卫平已经深深体会到了“劫后余生”的感觉,中高端房子滞销、股票惨跌、外资投资人逼债、四大国有银行授信迟迟不下,绿城出现流动性危机。哪怕之后改善性和投资性需求井喷,绿城热卖超过200亿,宋卫平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,从没把自己当成赢家。此后,绿城在发展路径选择上发生了重大转折,从以前单方面的产品战略导向发展为“产品、管理”双战略导向。他开始认同企业发展要有更多的保险系数,不能一脚油门踩到底。
    2012年,绿城断臂求生,九龙仓成为第二大股东。这种股权结构的优化可以改变绿城以往激进的步伐,而绿城的负债率确实也大大下降。只是,活力从来都与压力相伴,宋卫平既要对投资伙伴负责,又要对股民负责,25.11%的股权,却要承担100%的责任。这或许是他几年来倍感疲倦的原因所在。而在这两年的房产调控下,高端住宅产品全面受挫,以宋卫平对产品近乎苛刻的完美要求,理所当然在调控政策之下受伤最重。
    所以,他卖掉绿城房产的根本性原因,还在于想要保持“绿城活力”。
    孙宏斌就这样以“接班人”身份出现。接手之前,他已经通过合作的方式被宋卫平考验了两年。融创“狼性营销”导向的做法,让宋卫平得以用另种眼光看待房地产行业:好产品,要靠赚钱能力来证明。而且,孙宏斌的野心也一直被宋卫平看好。
    蓝色与理想相关,得以轻装上阵的宋卫平对此早有想法。
    2014年5月19日下午,在玫瑰园度假酒店召开的绿建工作会议上,宋卫平首次正式面对内部团队表态:“真诚、善意、精致、完美,这八个字如果没有了,那我们就一分钱不值了。还有,为社会创造价值,为员工创造平台,为城市创造美丽。这些如果不能得到非常好的贯彻,绿城房产就没有价值了。养老、农业和代建盈利有限,但是社会价值,行业价值非常高。做代建是责任心,做养老是爱心,做农业是责任心和爱心。这些责任心和爱心,绿城在全国是唯一的……现在这个变化,对绿城、对社会都是积极变化,我们开始投身朝阳行业。我由责任人为员工为客户尽到责任,这方面我没有解脱,除了我之外,所有人都是自由的……没有那么悲哀,放下一些,或许会走得更好。天上不会掉馅饼,只有辛苦,才能有收获。”
    有人说企业家可贵之处在于善于放弃存量思维,追求前人没有做过的增量思维。卖掉绿城中国,宋卫平尚拥有以代建为主的绿城建设,和包括酒店、物业、设计、医院、足球等在内的绿城控股。今后,他将专注于独立运营绿城建设,继续做代建、养老和现代农业。绿城建设和绿城控股并没有上市,有这样两块基础,宋卫平或许终于可以摆脱掣肘,轻装上阵。以其追求完美的个性,他会一如既往实现对品质的追求。
    没上市的资产部分,宋卫平已经确定下来用“蓝城”这个名字。在他看来,蓝色才是人类的文明之光。他眯着眼睛说:“你去看看澳大利亚,那个蓝色是非常鲜明的。当你飞过海岸线降落到悉尼机场的跑道上,你就知道蓝比绿更好,大海的蓝要好过树上的绿……”
    宋卫平只比“摇滚教父”崔健大三岁,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过那首著名的《蓝色骨头》,但那歌词里描写的状态或许正与此时此刻的他相通——并不可惜/也并不可气/我经过基本的努力/接受了基本的教育/我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/正好长在一个春天里/我爸爸当初告诉我要想有出息/就得好好学习拿出好成绩/可是我曾经不太相信这个/我现在还是不太相信这个/我说人活着要痛快加独立才算是有意义……


2、巨兽•书生•坚毅转身
    每个真正的诗人都是巨兽,他摧毁大众和他们的言辞。
    面对宋卫平这个复杂的形象总是词穷,而用斯洛文尼亚诗人托马斯•萨拉蒙的句子来形容可能恰如其分。午后阳光下,身着白衬衣的宋卫平已经满头华发,已经开始发胖的他动作缓慢但思维敏捷,他随便抛出一句话都可能像巨兽击出一掌,漫不经心却威力无穷。
    2014年5月21日,正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,也是杭州告别春天正式入夏的第一日。在节气中,小满的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,但还未真正成熟,只是小满,还未大满。
    正是小满这天下午,来自绿城集团总部、设计部、景观部、施工部以及全国各城市分公司的近200位高管齐集苏州,一场绿城史上最大规模的高管观摩会在苏州桃花源展开。位于苏州金鸡湖与独墅湖之间的桃花源,历时4年打造,建造方案由宋卫平亲自拍板,在苏州打造了一个完美的中式园林住区。此前一周,宋卫平曾亲往苏州桃花源视察,并当场号召全绿城学习桃花源。宋卫平对产品的严苛眼光天下皆知,绿城内部对老板“魔鬼式”的细节要求更是体会深刻,那么,为什么他点名要求全绿城人参观苏州桃花源?
    在参观现场,桃花源的超高标准、高度手工化的作业,还是震撼到了这些“见过大世面”的绿城人。绿城高管们认为,桃花源的打造已经完全跳脱了中国房地产的传统模式,在中国建筑和私家园林的营造上,探索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。绿城建设集团总裁许峰代表宋卫平向桃花源团队道贺:“宋总说桃花源做得非常棒,让他都挑不出问题……这是绿城前所未见的产品,不到现场想不到做得这么好,超越了绿城以往产品的营造”。在参观游园过程中,多名绿城高管亲手触摸鹅卵石花街铺地,了解制造工艺,反复研究材料。甚至专门带上了测量工具进行比对考证,并表示:“桃花源用最好的材料、最好的团队、最好的工匠、超高的造价,完成了一件绿城式的作品。”
    事实上,宋卫平此举的真实意图是“盛赞”孙宏斌以及融创。因为苏州桃花源的完整案名是“融绿苏州桃花源”,是融创绿城合作后最好的产品。孙宏斌即将入主绿城成为“大老板”,宋卫平摆出非常友好的姿态,一是在内部号召大家要学习融创团队,二是对外部说明融创并非对产品品质没有追求。宋卫平什么都不说,只是一个“学习”动作就完成了公司的整体转向。他的厉害正如同一头巨兽,抬脚而起,便是风云变幻。
    巨兽和巨兽之间,也同样无需多说。早两年,马云就曾鼓动阿里的高管们都去买绿城房子,帮助老宋渡过难关。这一回,马云也伸出了援手。不过,马云很久以前就跟宋卫平说过,阿里有一个基本底线,就是不碰房地产。马云认为世界今后有两个主旋律,一个是健康,一个是快乐。你说健康,就涉及医院。你说快乐,就涉及学校。而把健康和快乐结合在一起最好的就是足球。马云对绿城的教育、医疗甚至足球都非常感兴趣。马云说,绿城前面做得很好,我们愿意接过来做第二棒。至于足球呢,反正中国足球够乱的了,也不怕再添点儿乱。宋卫平说,高手过招,点到为止,其他就希望广大球迷们去忽悠马云吧。
    其实,5月19日上午,马云已经突然现身绿城中泰基地,参观了绿城足球基地的各项设施,对足球进行进一步的考察。马云在基地看了绿城和恒大的预备队比赛,10分钟后就离开了球场。在参观足球学校的时候,马云提到了加大投入和聘请外教的建议。尽管媒体上都说是“突然”,可你得相信这些无比精明的大佬们做事都极有规划和目的性。
    再往前推,5月17日上午发生过另一件事情,间接将这宗收购案推后。这天上午,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在北大全球金融论坛上放炮,说国内标杆房企绿城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被卖掉的下场,原因是宋卫平“一个月一个月”频繁飞到拉斯维加斯参与赌博。孙宏斌很快在微博上评论:“纯粹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!” 
    阎焱的言论和孙宏斌的回应,很快在网络上发酵并传到宋卫平耳朵里。此时,宋卫平的“书生意气”发作。随后,一篇1011个字的回应通过绿城官网传播开来,宋卫平称:“天下本一家,有德者掌之。”
    问题在于,香港联交所有严格规定,在正式公告之前严禁对外发声。老板可以“书生意气”,下面的人却顿时头都大了——香港联交所随后对这桩交易进行重估,使得他们对外公告时间后延。
    实际上,宋卫平的“书生意气”由来已久。创办绿城之后,宋卫平却几乎不把自己视作纯粹商人,总以“一介书生”自居,总喜欢说公司创始人都是学习历史出身,为公司带来了很大优势,因为这必然给地产项目注入了深厚的人文底蕴。他不太喜欢谈生意或者赚钱,却更喜欢讲城市的历史,讲建筑与人、自然、社会的关系。他立志要在城市中留下美好的建筑,要在中国建造美好的生活。他看问题总喜欢按大时间跨度来考虑。比如绿城很多楼盘外墙都是明黄色,这是因为明黄色在几十年后也不会发生太大变化,而这种色调正是宋卫平自己决定的。
    宋卫平自己也坦陈:“有的时候不太会赚钱,或者赚钱赚得不够漂亮。我喜欢谈论文化的、社会的、价值体系的话题,不像是公司范畴,更像是学校和研究机构讨论的问题。”宋卫平追求的是将东西做到极致,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这个东西又花不了几个钱的。”
    视金钱如粪土,的确是宋卫平留给公众的“书生意气”,他也为自己这一性格特质埋了大单。宋卫平曾动员公司全员卖房,自己也亲力亲为,在多个场合兜售绿城房子。为卖房陪大客户喝大酒,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直接给提问者打8.8折。他也更多与别人合作,或者项目合作或者直接入股。前后接盘绿城十余个项目的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说,绿城有难,有人愿意帮。为什么?因为绿城做了很多好项目,因为宋总有文化有人格魅力。
    宋卫平的人格魅力也体现在他的“自嘲”上。他深信星座与属相,在千字文以及谈话中一再强调自己属狗,比较适合看家护院。“五十知天命,我知道自己的优点和缺点。”而在2014年5月20日晚间在四季酒店的一个饭局上,他与来自三亚凤凰岛的客人们打了五个赌,输了四个半,然后笑说自己是个不合格的“赌徒”。
    席间,有摄影师送给他一本相册,是几次活动中抓拍的宋卫平特写。他笑着说:“照片上这个人看起来很憨厚啊!”接着,他很快又转过话头,说:“别看我长得憨厚,我比好多人精明得多。不过我通常不用那份精明,用不着展现出来。我就在理想这个层面和很多人沟通。很多时候,我谈生意会谈到这样一个程度,我给你太少了,你要的太少了,我再多给一点。这是经常的事。”
    在宋卫平眼里,绿城最有价值的一点,就是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结合。比如,对任何企业家来说,出售自己费尽心血创办的公司,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但“这次是彻底转型,是把最艰难的一部分扔出去。在现在这个形势,真不是容易的事。今天,公司最艰难的一块交给了更有激情、更有能力的老孙,交给天下最聪明的人了。这是新的创业,有很多挑战,但是也有很好的条件,有好的投资,只要有好的项目,我们仍然有在三五年内做到三五百亿的可能性。”
    饭局之后,我和他同车从四季酒店返回玫瑰园度假酒店——他的家。12公里,从西湖奔向钱江,那是他的“江湖”隐喻。一路上,他拿出苹果手机,逐条看上面的短信,那几乎是他最重要的信息来源。我问他,此时此刻会用什么样的文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。微醉的他笑说:“我当过六年老师,当年能把《岳阳楼记》倒背如流,现在只能记住一半了——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明年,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……






返回顶部